吴雅楠博士:市场变幻莫测,消费基建“双新”引擎助力经济更快提速
来源:中国经济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4-27 15:41:54

2020年的经济变幻,让平凡的我们大开眼界,无论是“负的利率”还是“负得流油”,连“股神”巴菲特都觉得今年是个“活久见”的市场,这个“活久见”的全球资产动荡,生动演绎了世界经济的风云莫测。而在全球低迷的生产和消费需求下,经济的驱动力来自哪里,也渐渐成为大家关注的方向。

经济“三驾马车”中的投资与消费,双引擎能否今年一起发力?真融宝董事长吴雅楠博士为我们带来关于“新基建和新消费双引擎扩大经济增量”的四个展望:

1、 用新思维看投资和消费

全球经济的需求端的萎缩,从油价就可以看出端倪。美国东部时间4月20日下午两点,纽约原油直接跌穿为负,可谓一发不可收拾。那么油价怎么可能为负?为什么?

吴雅楠博士的解读:由于疫情导致需求骤降,原油大量过剩导致库容紧张。美国能源部的数据显示,库欣的储油罐的储存量已达到71%。而预期美国原油库存能力将在6月左右就到达极限。目前来看,库欣地区库容不足的问题短期内几乎无解,WTI原油6月合约也将面临着临近交割时跌破0油价的风险。

那么如何安放这些原油?

先看市场人士能想到的一些可能的去处:1)储油罐2)油轮上的浮动存储3)火车货场4)原油管道5)化工品袋子。是可谓煞费苦心,大费周章!

吴雅楠博士认为,在全球原油大跌的背后,本质上是供求失衡,在新冠疫情的阴影下,全球经济几乎停摆,工业和消费需求严重萎缩。而这样的外部需求疲弱的格局还将取决于海外各国疫情防控的效果、后续复工复产的力度,以及之后的可能的二次疫情传播爆发,而欧佩克+的减产目标眼下实在差强人意。

虽然批发零售业、交通运输业、住宿餐饮业等受冲击较大,但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金融业却保持了增长。因此,稳定一季度增长的重要力量是服务业,特别是生产性服务业。

一季度,整体工业生产出现了“V”型的反弹。

尽管企业的复产复工推进较快,但居民生活方面仍然受制于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以及尽量避免聚集,餐饮收入增速持续回落,实物商品网上消费增加,带动商品零售增速较前值回升。

吴雅楠博士介绍,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是投资、消费和出口。日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明确提出“把在疫情防控中催生的新型消费、升级消费培育壮大起来,使实物消费和服务消费得到回补”。会议同时提出,加快5G网络、数据中心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进度。

而让消费热起来,离不开一个“新”字。

新基建能够为新消费开拓更多创新空间,创造更多可能,并从基础层面进一步广泛地、根本地提升新消费体验。

同时,新消费则为新基建指明了更多投资领域,明确清晰目标,进而提升新基建的整体效能。可以说,新基建让新消费更有依托,新消费则让新基建更有方向。

因此,吴雅楠博士建议我们要用新思维来看待投资和消费,可以积极围绕“壮大新消费、加快新基建”来共同努力。

2、 以要素改革布局新基建

在4月20日的国家发改委新闻发布会上,首次明确了“新基建”的范围,这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创新基础设施三个方面。

有的观点认为,新基建在整个基建投资规模中占比没有那么高,所以对于疫情后的稳增长、稳就业并没有多大效果。

而吴雅楠博士是这么认为的:

其一,如果是稳增长,那么显然传统基建更见效快。

其二,但是新基建实质上是为了适应全球未来的产业趋势。正因为这些领域投资规模目前有限,但又是我们未来不能落后的产业赛道,所以才需要早力保和早布局。

区别于传统基建,新基建主要发力点不在基建,而在“新”。

之前的吴雅楠博士有提过,中国是制造业大国,但还不是制造业强国,中国在建设制造强国和发展先进制造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一方面,中国制造业产业结构不平衡、高级化程度不够,低端无效供给过剩与高端有效供给不足并存。另一方面,高品质、个性化、高复杂性、高附加值产品的供给能力不足,高端品牌培育不够。

“中国也面临着全球产业链重构的挑战和机遇。”

中国藉着国务院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正在全方位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

吴雅楠博士提出,比起狂热成潮,新基建更需要“慢工出细活”。新基建将通过乘数效应,推动产业升级,带动中国制造向中国智造转型,再借由产业端传导消费端,繁荣新消费。既谓新,就要透过要素市场化改革,以改革的力量,市场化调配资源,不应由政府单一计划协调。以要素改革来布局新基建将有利于升级基础设施,赋能产业转型新时代。

伴随着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新型基础设施的内涵和外延也会不断演化。数字经济正蓬勃发展,新冠疫情成为催化剂,加快了实体经济的数字化进程。

新基建的引擎将会支持中国的高速度经济增长模式换挡向高质量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型,提供新型基础设施,也为中国在全球新产业链重构进程中占有重要战略和领导力地位早做布局。

3、需政策发力壮大新消费

4月17日的政治局会议在“六稳”之外,再加“六保”——而“六保”的重点是民生和产业链。

吴雅楠博士的观点,民生兜底的紧迫性仍然很高。疫情期间受影响比较严重的是餐饮、文化、娱乐、旅游等行业的中小企业。

“这次疫情和经济停摆是一次巨大冲击,这种冲击也需要大规模政策去应对。”

基础建设对经济的拉动需要至少半年时间。消费对经济的拉动更直接也更及时见效。另一方面,消费行为也有所变迁。如果说传统消费是以满足基本生活需求为主,新型消费则主要是为了满足人们美好生活需求。

“新型消费也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所以,我们应该以壮大新型消费为契机,倒逼不同消费行业和服务产业升级,为推动第三产业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最重要的内生性动力。

4、双引擎引入增量基本盘

“对于经济企稳回暖,不仅要对存量经济发力,更需要有增量布局,以新思维带动增量基本盘。”

让新消费和新基建同频共振,政府和市场要更紧密地协同发力。在新基建投资建设中,政府部门主要着力于总体规划设计,吸纳民营资本和创新市场主体参与实施和落地,以要素市场化改革为契机,激发全市场创新活力。

另一方面,在这个过程中需要密切留意市场的变化和声音,及时总结提炼消费新趋势,挖掘阻碍消费升级的共性难点堵点,将其作为考虑因素更充分地纳入设计方案中,着力为新消费打造更扎实的平台基础。

与此同时,广大市场主体应该充分借力新基建已经或即将实现的新技术、新产品、新模式、新渠道,抓紧布局谋划,开发出更多更好满足大众需求的消费业态,不断推进消费扩容提质。

“新基建和新消费都很重要,不可偏废!”吴雅楠博士提醒道。

猜你喜欢